2009年12月10日星期四

札记:旅马十八年

(I)

天空的颜色变了,

却不是人类想要看到的

那片天空——

这个时代没有女娲

更别提那补天


(II)

共工和祝融又打起来了

下面得人类呐喊——别打了

充耳不闻


(III)

乌云满天,

不是快下雨

只是邻国定期送来的厚礼——

“风要往这边吹,wa mah bo bian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


(IV)

谁说现代人不习武?

一如往昔的兴盛

那套太极


(V)

“我要读书!”

Sekolah banyakkan?”


(VI)

“要努力读书!”

从小,爸妈告诉我。

我努力得很,却不如人。

原来,我输在皮肤


(VII)

“噢,原来开发吉隆坡的是Raja Abdullah……”

中学生说。


叶亚来的墓碑崩裂。


(VIII)

原来回教史

是我国历史——

是时候申请专利了


(IX)

在这里,我看见

一个过街老鼠的

数十年前的败军之将

一个以悲痛莫名的心情

运回灵柩的

国际通缉恐怖分子。

他们分别叫

陈平和诺丁


(X)

十八年来,

我都在这种环境下

呼吸。

2 条评论:

叶·冬雨 说...

叶•冬雨like your 文章
=.='''
lolz...
真的好讽刺哦~
而且……
那套太极让我想起了某位先生~

匿名 说...

f them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