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无题

或许我该为你们高兴的。混了那么久,还不就为了这么一天吗?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幼儿园的时候认识了三个朋友,笑称“四兄弟”。那时还小,以为永远都不会分道扬镳,奈何在踏出幼儿园的那一刻,从此失去了联络。

小学时代认识了一个朋友,算是好朋友吗?很多同学都这么告诉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他的。他的脾气很躁,朋友不多,而我是极少数中的其中一个,却也和他干过一架。小学毕业那一天,我们没有哭,只是分头去嘲笑那些哭红了双眼的同学。辗转多年,因缘集会,从他的某个同学身上拿到了他的联络。欣喜地给他发了道短信,换来的却是一阵冷漠。

中学时期加入了学记队,认识了好些猪朋狗友。在各散西东之际曾那么地坚信大家会信守承诺:友谊永固。如今,还是有玩得很疯的时候,但更多时候是吃闭门羹,而餐牌上写着:不得空。见面时,距离终究还是远了,似乎是我走远了。

或许大家都长大了吧。而我还沉溺在小学纪念册寄语的幻想中停泄不前。

你们毕业了。这一次我不再抱有太大的期望。只是希望未来的以后,你们还会记得,你们曾经有个学弟,叫江雪。

3 条评论:

♪ Chenz 说...

就是那么的现实。
生命中的过客。
好久不见。

Kent's Room 说...

友谊的东西,
老土地讲一句,
不在乎天长地久,
只在乎曾经拥有。

四月 说...

他们会记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