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7日星期日

韩江就读后的第一篇中文功课——我的自述

“我姓X,名XX,今年X岁……”


有点悲哀的感觉。一直以为离开中学后就不再需要写着类型的文章,结果今天还是栽在这篇《我的自述》,只好认命。


从小就不怎么懂得写着类型的文章。《我的自述》、《我的童年》……文章题目只要出现“我的”这两个字,大难临头。或许是对自己不堪了解吧,正如卫斯理所说的:“人类总是那么奇怪,一心一意地往外探寻,其实最不了解的,是自己”。但是很矛盾的是中三时的一篇《我的专长》意外地获得老师的称赞,好一个空前。是不是绝后,我可不确定,我还没死。


曾经加入学生记者队,也参加过华文学会、少年部队、辩论队……因此结识了不少疯子,一起疯疯癫癫,浑浑噩噩地渡过中学生涯,造就了今天的神智错乱,甚至精神分裂。甚矣吾衰矣,老了。如今只得一辩论队为伴,不堪回首往事。前几天又输了一场比赛。没关系,反正我都没赢过,只是对不起学长们的栽培,还累得他们无法如愿。


曾经向往马大中文系,心中小小的幼苗却被家人无情地摧毁。“毫无大志”她们说。只得遵随所谓的“大志”,在志愿栏上填上“医生”,却落得不知人生为何物的窘境。如今虽有选择的权力,却已燃不回当年的热情,只得求其次地选择了大众传播系,希望有朝一日进入大学能够副修中文系,一圆童年梦想。


长相矛盾:中三的高度配上一张老脸,也就是广东话说的“K型”。故常常被当作小弟弟,也常常被叫uncle,受到两个年龄群的排挤,悲哀。至于心理年龄,曾向多方面考证,结果也只有一个字:老。多项心理年龄测验的成绩皆介于4080岁之间,却酷爱甜食,有装嫩的嫌疑。所以我说,人生是充满矛盾的。于我,如是,由内至外。


嗯……无不良嗜好,只是生活稍不正常,奠定心理变态的基石。日日看书上网,顺便期待下一场辩论赛,让生活的枯燥激起涟漪。偶尔换换口味上网跟人比赛迟睡,或者找人吵嘴。再不然就离家出外闲逛溜达(我爱槟城!)。要求不多只求逍遥自在。


想当记者。朋友说:“我只想尽我的能力让世界美好一点”。赞同,只是我宁可敲碎美好的假象让人看清现实的黑暗;揭开当权者的伤疤,让人了解一切的真相——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不惜任何代价。


七零八凑,终于凑足七百多个字,人生中一大创举,功德无量。


嗯,忘了说,我叫泓凯,今年18,很脆。




老师评语:

这篇文章的正确篇名为《我》,与《我的自述》还是有差别。

写文章的同时,也可以重新认识自己,这也该算是不错的吧?

18,很脆;要小心谨慎,不要变得很“碎”。

3 条评论:

四月 说...

老师的最后一句挺幽默的。。

eumene 说...

有没有这样悲哀啊?
可是,让我笑了很久。
说真的,你做得很好啦~
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们什么的,没这回事~
加油啊~悲哀的人~

叶·冬雨 说...

我还不是~
那天给自己的‘弟弟muimui’讲我像妈咪~
老了,真的老了~
真羡慕他们丫~